• 手機閱讀本書

    掃描二維碼,直接手機閱讀

查看目錄

第60章 狻猊縱火,陰兵借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柒重樓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 進入下一章。
最新網址:www.amlkou.icu
    1.

    林逍此時并不知道凌影他們是否及時收到了自己所發的信號,以及他們在外邊的行動到底進行得怎么樣了。但他心里清楚的是:無論宗門趕來增援的弟子是何動作,他現在必須要全力以赴地來應對眼前的麻煩,否則一不小心,他可能就會在凌影他們到來之前先死在這個“永劫地宮”里。

    按姬家兄弟所言,永劫地宮的原形本是上古時期岐山百姓為了躲避王朝戰亂而修建的一處地下避難所,就這一點而言,它本身的結構其實算不上有多復雜。但幽玄姬氏于陵墓一道鉆研頗深,竟將此處進行開鑿,使之與天然溶洞融為一體,通過地下暗河將二者相連,徹底地改變了這地底下原先的格局,這才有了如今的永劫地宮。

    姬氏先祖潛心研究機關秘術,浸淫于此道之中多年,深諳奇門八卦、陰陽五行之道,所謂:“生可布陣對敵,亡可設阱護陵。”乃是這天下墓甲機關的集大成者。就當年湘西“神燕姜氏”所建造的那個霄漢古墓來看,一個分支尚且能制造出那般兇險的墓葬機關,如今面對的可是姬氏正宗一脈所修建的地宮,其兇險程度,可想而知。

    但讓林逍覺得十分怪異的是:當他和葉心走入那道石拱門開始,就一直提防著會有什么恐怖難纏的機關出現——對此林逍深有體會,當年霄漢古墓中的那干尸陣、尸浮屠、有來無回道什么的,給他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要說在這里還會再碰上這些惡心人的機關,他一點都不會覺得奇怪。

    這地宮極大極深,他和葉心在這地底下走走停停的,算起來約莫已經過了一天有余,估計還在中外圍游蕩。即便是如此,按照常理來推測,這里的機關應該也不會少到哪里去。可這一天下來碰到的最大的麻煩,僅僅只是走錯了一個岔道,碰上了死胡同,最后又原路返回,浪費了一些時間;除此之外,就只是一些飛弩、飛石之類的簡易機關,不痛不癢的,兩人輕輕松松便解決了。

    這一來倒是大大地出乎了林逍的意料,他怎么都不相信堂堂幽玄姬氏會這般敷衍,在他看來,一個分支小族的祖墓尚且如此厲害,更遑論離恨祖師的虛冢,藏的又是那般要緊的物事。可無論他再怎么小心提防,機關還是那些機關,平庸至極,根本就翻不出什么別的花樣來。

    相比之下,他身邊的葉心都表現得比它們要恐怖多了——

    “我說你能不能不要這么神經兮兮的!”看著林逍依然是那副不死心地樣子,在一條甬道上小心翼翼地來回試探著,葉心只覺得一陣一陣無語,接下來便是莫名的煩躁。

    她一開始聽信了林逍的“一面之詞”,進了地宮之后,腦子里的那根弦也是繃得緊緊的不敢有絲毫放松,但這樣無疑很耗費精神力,而且接連沒遇上什么真的危險,便漸漸地松弛了下來。

    “萬一人家就是沒設什么機關呢!”葉心冷冰冰地看著林逍還是那一臉不放心的樣子,忍不住說道:“你還真是閑不住啊,非得給自己找一點麻煩上身才覺得舒坦是吧……身上的余毒清完了嗎你?!”她一句話接連用了三個語氣詞,這對于她這個從不輕易展露情緒的人來說是極為少見的。

    林逍一愣,下意識地說道:“沒清完……但這和我的余毒有什么關系?”

    葉心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扶額汗顏道:“我只是想說你沒必要像現在這樣疑神疑鬼的——先別說從我們進來到現在都沒有碰上什么像樣的障礙,即便是真的有那么些防不勝防的兇險機關,像你這般小心翼翼地一步一停,又能起得到什么作用?”

    “我只是覺得沒道理啊。”林逍皺眉道,“你自己看看岐山半山腰上的那個‘大羅輕煙陣’和他們姬家祖屋前的那二十四座機關古樓,幽玄姬氏的人根本沒道理用這么拙劣低端的機關來布置一個幾乎是和他們祖墓同樣重要的地宮啊;你說他們總不能把所有的希望全部都寄托在守墓人的身上吧,梅子卿確實是厲害得緊,但又不是天下無敵!”

    葉心其實心里也知道林逍所說的并不是沒有道理,而且恰恰相反,按理來說林逍的想法才應該是符合正常邏輯的。但問題是現在這條甬道就擺在你的面前,確實是一點動靜都沒有,難道他們還能為了一個子虛烏有的機關,就把這里的一磚一瓦全部都拆下來仔細翻查一遍不成?!

    “這條甬道是一直向下的,看走勢的確是在逐漸往地宮的深處行進。”葉心搖了搖頭,像是在甩開那些紛亂的思緒,然后繼續說道,“除了剛開始的那條岔道口,咱們也沒再碰上什么別的路口了,應該就是‘自古華山一條道’。我估計你所說的那些什么稀奇古怪的機關,應該就在……”

    葉心話未說完,林逍忽然舉起一根手指豎到嘴邊,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葉心愕然住口,以為真出了什么事,急忙低聲道:“怎么了?”

    地宮甬道內昏暗至極,兩人手中那明火符的火焰又一直不斷跳躍,幽藍色的火焰一閃一閃的,把兩人的臉照得鬼氣森森。林逍此刻把臉隱在陰影之中,沒有理會葉心的問題,看他那姿勢似乎是在側頭辨聽著什么聲音。良久后,葉心看到林逍頭不轉動,口/唇不開,耳邊卻有他的聲音響起,便知道他是在用“傳音入密”的方式說話,可能是怕自己的聲音傳出來就會暴露出兩人的方位。

    “你聽見什么聲音了嗎?”林逍如是說道。

    葉心心下一緊:“什么聲音?”

    “不太清楚,好像是……腳步聲!”

    葉心只覺得心跳驀地漏了一拍,照道理來說這地宮之中應該就只有他們兩個人才對,如今他們全部都在原地站定,那林逍所說的腳步聲又是從何而來?!又是什么東西才會發出腳步聲?!

    葉心急忙運起真氣,屏息凝神,也學著林逍的模樣側耳去聽,試圖捕捉那絲詭異的聲響。她深諳暗殺之道,聽音辨位的功夫比林逍還好,然而她仔細地聽了好半天,都沒聽見林逍口中所說的什么腳步聲,不禁又開始懷疑起來這是不是某人的疑心病又犯了才搞出來的烏龍。

    “你又在瞎……”葉心忽然又閉上了嘴巴。

    她的原話是想說:“你又在瞎說什么,我怎么沒聽見哪里有什么腳步聲?”她方才運起真氣貫通了耳邊“耳門”、“聽宮”、“翳風”等幾處穴道,聽力全開去辨聽甬道中所謂的聲響,現在真氣還沒完全收起,她清晰地聽見就在她話剛出口的時候,耳邊忽然傳來幾聲“噠噠、踏踏”的聲音;而當她閉口不言的時候,這聲音卻又離奇地消失了。

    這聲音極細極輕,如果不是方才林逍始終處于高度警戒的狀態,還有眼下自己也還保持著聽力全開的感知,馬馬虎虎間根本聽不出來。葉心朝林逍點了點頭,示意自己也已經聽到,接著她嘗試性地從地上踢了一顆石子出去。

    石子在葉心的那一踢下滾出去好遠,磕碰地面的聲音,在這安靜得幾乎能聽見心跳聲的甬道中顯得極為響亮。葉心再次聽見,那陣“噠噠、踏踏”的聲音在石子滾動的時候又再次響起,而且節奏逐漸加快且具有一定的漸變性——“噠噠”的時候聲音細微幾不可聞,而到了那“踏踏”兩聲時便明顯的變得沉悶清晰起來,仿佛在前方甬道深處有什么人正順著這里發出的聲音跑了過來。

    當石子不再滾動的時候,那陣腳步聲又倏然消失了,就好像一個正在沖刺的人忽然間一個急剎直接就站定了步子,連一點緩沖過渡的痕跡都沒有。

    這絕對不是一個正常的人可以做到的事情!

    葉心這下也開始緊張起來,林逍雖然常常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態度,但他絕不是信口雌黃之徒,他所描述的關于霄漢古墓的一切應該都是真實可信的。如果一個旁支氏族的祖墓尚且如他所說的那般兇險異常,那這由姬家正統一脈修建的永劫地宮,確實讓人不敢想象這里邊都會有些什么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機關障礙!

    “那現在怎么辦?”葉心如今也不敢貿然開口說話了,便用“傳音入密術”逼音成線來進行交流。

    林逍說實話也很猶豫:如果那陣詭異的腳步聲是跟在他們身后的話,大不了他們兩個人就一前一后地各自防備著,一起移步向前進入地宮;但此時聽那聲音明顯是從前邊傳來的,難道他們還能向后跑出去不成——他們的目的地可就在前面啊。

    “繼續往前走吧。”林逍最終還是下定了決心,“無論有沒有那個聲音,反正我們都是要向前走過去的。不管那東西是什么,應該都是某處機關異術的一部分。我們先不要出聲交流了,然后都把腳步放輕點,盡量別讓那東西聽到我們的聲響。到時候如若真碰上了,小心應對便是。”

    2.

    兩人放輕放慢了自己的腳步,握緊了各自手中的兵刃,緩緩地并肩向前移步。前面那東西似乎真的是聽到聲音才會有動作的,只有當林逍和葉心不小心踩出了聲響,那“噠噠、踏踏”的聲音才會跟著響起,而一旦甬道內恢復平靜,那陣腳步聲又會立刻消失。

    葉心在暗香經受過專門的訓練,聽力遠比林逍要敏銳得多,因此她一直在辨聽著那聲音響起時距離他們的遠近程度。但讓她覺得比較奇怪的是,那聲音并沒有逐漸逼近的趨勢,而是始終若有若無的保持著一定不變的距離,仿佛他們在前進的時候那東西正在后退,倒像是要和他們一起進入到地宮深處一般。

    林逍和葉心此時走的這段道路,是一段天然的洞窟甬道,前邊過了一方石閘,才是姬家修建的地宮墓道。兩人慢慢地走過了那道閘口,便聽得身后傳來“轟隆隆”的一陣悶響,那道巨大的石閘忽然降了下來,將他們的退路完全堵死。

    林逍嘆了一口氣,說道:“看來這下咱們是沒什么選擇了,只能繼續往前走下去,即便是想打開這道閘門,也必須得先通過這段墓道,機關是不可能設置在入口處的。”

    兩人轉過身來,面向眼前這段墓道。只見這墓道的兩邊排列著兩排石獸,看上去像是異獸狻猊的形象,每只石獸都張開著血盆大口,面朝著墓道中央,仿佛要把經過這里的人全都一口吃掉。林逍從地上拈起一塊碎石,振臂一揮,運勁將其遠遠地擲了出去。

    那塊碎石從墓道正中央飛過,兩排的狻猊石像忽然發出一陣機關運轉之聲,一股烈焰從它們的血盆大口中噴涌而出,一時間熱浪撲面,每兩只面對面的狻猊中間,道路盡皆被烈焰所吞沒。

    林逍和葉心看了不由得一陣后怕,這還好是多留了個心眼,先用石塊探路,要是方才兩人沒想太多直接就走上去了,觸發機關,那兩排石獸一起噴出火來,任憑你的身法再怎么快,也無法瞬間穿過一整條墓道,就只能被烤成一堆焦炭!

    葉心沉聲道:“如此看來,就只能從石像的上方一路踏過去了。”

    林逍點了點頭,兩人正要縱身躍上石獸,卻忽然看見在墓道的盡頭,狻猊石像忽然噴起火來,顯然是有什么東西正在通過墓道。緊接著,那陣詭異的“噠噠、踏踏”聲再次在兩人的耳邊響起,而這回不再是忽遠忽近地來回傳響,而是給人一種近在咫尺的感覺。

    “當心!”兩人異口同聲地喊了出來,同時各自向兩邊縱步退開。只見離他們最近的那兩只狻猊口吐烈焰,跟著一陣破空之聲大響,兩道黑沉沉的影子劃破了火墻的封鎖,重重地打在了他們身后的閘門上。借著明火符的光亮看去,卻是純鋼打制的兩柄長矛。

    還沒等林逍和葉心反應過來,又有兩道影子從火焰中撲出,看上去卻像是兩個人形,直挺挺地撞上了石閘,將那兩柄長矛拔了下來。只見兩個身披布甲的干尸伸著他們那干枯萎縮的手臂,穩穩地執定那黑沉沉的戰矛,儼然兩名沖鋒陷陣的士兵,直接朝林逍和葉心沖了上來,挺矛便刺。

    林逍和葉心急忙拔出兵刃迎敵,怎知這兩具干尸出招竟然極具章法,那戰矛使得一板一眼的,頗有神韻,仿佛他們真的就是兩個士兵一般。而且他們的力氣極大,與他們瘦小的身形極為不符,葉心一開始沒怎么在意,揮動絕情刃對上那長矛時,一下子便吃了虧,只震得小臂微微發麻,長刀差點脫手而出,急忙凝神接戰。

    “這是什么東西?行尸嗎?”葉心揮刀格開壓來的長矛,左掌掌力震出將那干尸擊開,刀刃緊跟而上,一招“雁蕩長空”斬下了那具干尸的頭顱。那具干尸頓時拋下長矛,搖搖晃晃的動了兩下,便撲倒在地,再也沒了動靜。

    另一邊,林逍已驅使紅塵劍截斷了那干尸持矛的雙臂,左手一長直接掐住了它的脖頸,隨即真氣暴起,將它的腦袋直接擰了下來。他看著失去頭顱后倒地的干尸,沉聲道:“不是行尸,是陰兵!”

    林逍所說的陰兵,不是通常人們所理解的那種陰間的鬼卒,而是指一種趕尸的手段。趕尸人將橫死之人的尸體放在烈日底下,曝尸七日散盡三魂七魄,然后以“招陰陣法”為輔助召喚亡靈,一般多為士兵或是死士的魂魄,將其引入到曝曬后的干尸之中,形成驍勇善斗的尸人,是為“陰兵”。

    陰兵沒有痛感,不懼刀砍箭射、劍刺斧鑿,也無所謂什么水淹火燎、電擊雷劈,即便是截斷了四肢,它們翻滾著光禿禿的身子,憑著牙齒也能繼續戰斗,只有砍去了他們藏有靈體的頭顱,讓它們徹底喪失行動力,這才能夠打敗他們。

    葉心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難看起來:“看來我們一直以來聽見的腳步聲都是來自這些陰兵的,但它們一般都是成群結隊出沒,哪里只有來這么一兩個的道理?!”

    話音剛落,只聽得甬道的盡頭傳來一陣悠長而沉悶的聲響,有如軍營之中傳令集結的鹿角號聲一般,由遠及近傳來,壓迫著兩人的耳膜。在陣陣號角聲中,還伴隨著“鏘鏘鏘”的盔甲兵刃摩擦碰撞之聲,以及整齊劃一的腳步聲。

    林逍和葉心對視了一眼,兩人眼中都不由得流露出了一絲懼意。

    陰兵鐵騎借道過,寸草殘生無所留!

    甬道盡頭的狻猊石像開始噴射烈焰,照亮了那一端的狀況——但見黑壓壓的一群陰兵正排著整齊的隊列,迎著烈火逼近林逍兩人,步兵持盾架矛先行,騎兵在后,胯下的鬼馬揚蹄長嘶著,弓兵在后方壓陣。在眾陰兵的中間,還擁簇著五位身披重甲鐵胄、手挽長槍大刀的人物,好似統率三軍的上將元帥一般。

    放眼望去,陰兵縱隊整齊劃一,隊列嚴整,真的便是那種行軍打仗的架勢。

    前方的步兵士卒還在繼續挺進,后方已先傳來了一陣彎弓搭箭的聲響,然后“砰”的一聲,百十枝鐵箭隨著一聲整齊的弓弦繃響,一瞬間密密麻麻的有如漫天飛蝗,在半空中劃過一段弧線,徑直射向甬道入口處那已經看呆了的兩人。

    林逍和葉心此時已不知該用什么樣的語言來形容自己內心的真實感受,也難怪前邊都是些不痛不癢的小機關,敢情真正要人命的大手筆埋伏在這后頭呢。望著那片令人頭皮發麻的矢林箭雨,兩人揮動手中的兵刃,使出各種招式將周身護在刀風劍氣之中,真氣毫無保留地催動起來,準備硬著頭皮接下這些射來的鐵箭。

    箭矢帶著令人牙酸的破空之聲飛來,已將及眼前,紅塵忽然從林逍掙脫出來,靈劍本體飛向半空中,隨著一道赤芒的流動幻化成身,手持長劍沖進了墓道之中。兩排狻猊石像一起噴涌烈焰,瞬間將紅塵裹入一片火海之中。

    “紅塵!”林逍大驚失色,疾呼道。

    噴入墓道中的那道火焰忽然朝同一個方向旋轉而入,頃刻間卷起了一陣烈炎龍卷,將飛至半途的鐵箭盡數卷入其中,箭矢沿著火龍卷的上升之勢成線直上,宛如一條渾身燃燒著烈焰的長龍一般。

    紅塵手持長劍,在火海之中映得全身通紅,仿佛她本身就是火焰的一部分,只見她舉劍迎風揮舞,步法輕盈,如舞蹈般轉換了幾次身形,驀地里一劍向前直指而出,那條燃燒的長龍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長嘯,裹挾著紅塵那狂暴的劍氣,直接沖進了陰兵的陣列之中。

    陰兵雖然不懼怕烈火和箭矢的攻擊,但紅塵所發的劍氣暗藏于火焰之中,卷在身上便如同鋒芒臨體,不少陰兵被殺得身首分離。但它們隊列排列緊密,前排又有步兵持盾護體,劍氣對于后排的殺傷力便大大減弱。

    步兵的陣型剛被劍氣沖垮,后方的騎士們便縱馬而出,甩動著手中的戰矛與長刀,呼嘯著掠上前來。紅塵面不改色,縱劍斬落了周身兩側四只狻猊石像的頭部,觸發了底部的反彈裝置,機關直接炸裂開來,四道烈焰噴薄而出,將跑在前邊的兩個騎士炸得粉身碎骨。

    紅塵揮動長劍,接著靈巧地步法,在烈焰之中來回穿梭,矮身而下斬斷了兩匹鬼馬的前提,順勢將馬背上的騎士首級一劍挑落。

    忽然間,身畔又有一只狻猊石像被擊碎,激蕩而起氣浪迎面而來,將紅塵震退了兩步。只見烈火之中,五個將軍之一已催動胯下戰馬,在騎兵的掩護下沖上前來,捯拖著沉重的大刀,朝著紅塵當頭劈來。

    紅塵周身縈繞的真氣驟然鼓蕩,劍氣一出,縱馬而來的四名騎兵便被她絞碎了頭顱。當她正準備趁著空當躍到一旁時,那把長柄闊刃的大砍刀已然劈到了她的面前。

    紅塵倉促間只得頓下步子,舉劍格擋,但她方才為了抵擋那陣箭雨,已是耗費了不少的真氣,又連擋了幾次沖鋒的騎兵,后力更是不濟。那將軍裝扮的陰兵頭領身披重甲鐵胄,又豈是一般的小卒可比,劍氣一時間竟無法傷及它,反被它那一刀直接把紅塵壓到了地上。

    紅塵被那一刀砸落在地,急忙舞動手中長劍護住周身,同時伸手一撐躍起身來,那重甲陰兵忽然間揮刀橫掃,紅塵勉力翻身一躲,終究還是差了分毫,腰身已被一刀掃中,整個人直接向后飛出,撞開了身后的火墻。

    林逍和葉心急忙一起上前將紅塵接了下來,只見她面如金紙,張口處便是一口鮮血噴出。

    林逍從未見過紅塵吃過這般大虧,心中頓時焦急起來,他也不知道封住劍靈身上的穴道是否管用,只能握住她的手,將真氣注入到她體內。誰料紅塵竟反手一掙,倒扣住了他的手腕,說道:“你還有前面的關卡要應付,別為了耗費真氣。那些陰兵頭目只是力氣稍大一點,容我歇一歇緩口氣了,便足以對付它們。”

    紅塵一邊說著,一邊抹了把嘴角溢出的鮮血,以血為媒催動靈力幻化出了一張符箓,一把塞進了林逍的手里:“這是‘傳送符’,可以帶你們直接通過這條甬道。陰兵在擊殺目標之前,就只能前進無法后退,只要我在這里拖著,它們沒有辦法回身去追擊你們。你們先行前往下一關,我解決了這些家伙就去找你們會合。”

    林逍大喊道:“說什么屁話呢!你他媽什么時候看見過我拋下你一個人自己逃命的?!”

    紅塵也不再多話,直接對著他身后的葉心說道:“帶他走!”

    葉心幾乎是在紅塵話剛出口的那刻便迅速伸指點中了林逍身上的昏睡穴。

    紅塵看著葉心扶起昏迷過去的林逍,拿過了他手中的“傳送符”,忽然開口說道:“魔教的,你給我聽好了——他要是有什么閃失,我必殺你!”

    葉心默不作聲地看著她,臉上雖然依舊冷冰冰的不動聲色,但眼中似有什么東西微微閃動了一下。她扶著林逍站起身來,將真氣運至掌心,催動了手中的“傳送符”,兩個人的身上頓時冒起了一陣亮眼的紅光,下一刻,便已消失不見。

    紅塵望著林逍和葉心消失的方向,長出了一口氣,執起靈劍本體站起身來,面向那帶著隊列疾沖而來的幾位陰兵頭目,縱劍化為一道赤芒,徑直迎了上去!

    【未完-待續】
最新網址:www.amlkou.icu
啃書小說網(啃書小說網)的最新網址: www.amlkou.icu 。CC域名非常好記。第一時間閱讀《柒重樓》的最新章節
您可以在閱讀中使用鍵盤“左右鍵[← →]”快捷翻頁,按“回車鍵[←Enter]”直接返回章節目錄.返回頂部

喜歡看柒重樓的人也喜歡看

捕鱼达人来了官方版 互联网金融的妹子多吗 足球彩票 新股票上市多久可以买 湖北体选30选5 gpk钱龙捕鱼打不下来鱼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图一定牛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结论 广东快乐10分选号 股市大盘行情走势图 a股开户条件 宁夏11选五平台 哈灵麻将安卓版下载 国家福利彩票北京快乐8 11选5前三组出号规律 赤峰黄金股票股吧